书读人 - 永安随笔·仙居新闻网 - 诚博国际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永安随笔 > 内容

书读人

仙居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8-07-09   字体:【  


 
  上回写道,读书的人,形式上是人读书,渴望的却是书读人。读懂某时某地的自己,一个个字像血,像肉,骨头,思想,将迷茫,忧伤,散似絮,乱如麻的我,组成一个形而上的自己。曹聚仁回忆录《我与我的世界》,朴实自然,如道家常,你看着看着,就觉得那个人亦是自己,在另一段时空里,颠沛流离,又赤心不改。买不到好书的日子里,翻出旧书,温故知新,也未尝不是一件乐事。希望,相比于三年前,能读出一个稍稍有点变化的自己,更清晰一点,更坚实一些。翻了92页,在浙东的山水里,碰见那个翻天覆地的时代,碰见那个影影绰绰的自己,和那些个不可思议的别人。
 

 
  我的家在群山之间,以至于现在我喜欢把“江山”写成“家山”,前者是英雄逐鹿地,后者是每个人的温柔乡。群山之间,峰峦叠嶂,有一个山尖———叫罡风山———仿佛是我的亲人。其他的山峰太大太远,唯有她,在万千之中,历历在目。我爬到她的顶上俯瞰过脚下的山村,也眺望过外面的世界,山村那么小,世界那么大。后来,一条通往世界的路,刚好从那个山尖的腰间穿过,我也离乡远行,渐行渐远,回头看不见了山尖,便怅然若失,知道要和家乡分开了。我之所以在此刻想起这座山,是因为曹聚仁的回忆录里,刚好也写到了有这样一座山,铭记在他的灵魂里,使得他“每回回乡,一看见挂钟尖,如见故人,有说不出的欣慰。它将是我的永久的恋人;年年做还乡之梦,它是梦中最鲜明的影子”。我离家不远,时时可回,但每次来回,也是那样的心境,离开时“贪看最后的一眼”,归来时“就伸着头来找寻”。
 

 
  那年冬天,我第一次离开了自己的家,独自寄居到相隔五华里的石埠头的大姑母家中去。这五华里的间隔,就像万里投荒那么远;虽说是大姑母的家,表兄表姊比自己的兄弟姊妹还亲密些,却满腔想家的念头,简直无法消解。那一个多月的寄居,就仿佛一个世纪那么久。这是曹聚仁回忆录里的一段话,我说过,人读书,书也读人,这一刻,我就被它深深地阅读着,阅读着自己曾经也有过的那份“满腔想家的念头”,把那段文字里的大姑母家换成外婆家,其余的内容近乎于丝毫不差。但依旧有差别的地方,我那不是寄居,而是寄读,并非一个多月,而是整整四年。以至于现在,我梦里家山,也有那片山水,梦牵魂绕。
 

 
  刘治襄在《庚子西狩丛谈》里,记叙了吴永先生庚子那年的戏剧性经历。这本书,大概是甲午上半年我读得最酣畅淋漓的书了。近来翻看旧书,曹聚仁的自传《我与我的世界》,有个细节,那刘治襄竟是曹母同族。曹在文章里写道,“我自幼听说刘丈的文章好得了不得,可是,要找一篇他的文章看看,也是找不到。直到抗战胜利那年,我从江西回到了上海,有一天,偶在旧法租界霞飞路的一家道德书局,买到一部刘丈的《庚子西狩丛谈》,才知道刘丈不独文章好,见解也很高明”。我第一回看曹的自传,还不知道那本书那个人,现在在浙东老乡的书里遇见,倒觉得他也是我的同族了。

  【打印】  【收藏】  【关闭窗口【作者:江南无水】  【责任编辑:应倩颖】
点击排行
浙江省仙居县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主办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仙居新闻网 版权所有 2005-2018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受版权保护。浙新办【2006】37号 浙ICP备13031868号-2
未经版权所有人明确的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方式或诚博国际娱乐翻印或转载本网站的部分或全部内容。
警告: 本网站上的图像有数码水印技术保护。您对本网站的任何使用应遵守我们的使用条款,并构成对该条款的知悉和接受。
【新闻热线】电视台:0576-87771999 | 电台:0576-87773846 | 节目热线:0576-87785588 0576-87785599 | 仙居新闻编辑部:0576-87821180 Email:[email protected]
仙居新闻网 新闻热线:+86-0576-87816971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橘子红了信息科技 提供仙居新闻网的网站系统开发与技术支持

诚博国际娱乐